龙栖临渊

曹丕姜维陆逊我永远爱他们。

丕懿。念(下)结尾修改←

司马懿总觉得自己有时候有些错觉,他总觉得曹丕没死,他经常会想起曹丕活着的时候,他也经常会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找到他们从前的影子,甚至连梦里都是他的身影。

司马懿最近又在做梦,反复的一个梦,这次不是和曹丕以前发生过的事情。

梦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低头却会发现自己脚边有一道线,白色的线。

不,那不是线,司马懿再往远一点的地方看去,就看见了一条河,河不宽但是河面却闪着银光,这是照亮这片黑暗唯一的光亮。

再往那边望去,司马懿看见了一个人,很眼熟的人,他们四目相对许久,司马懿不相信他想要穿过那条看上去不深也不长的河去见他。

“仲达……”司马懿只能看见曹丕的嘴型,他听不到曹丕说的话,或许曹丕根本没有发出声音。

“为什么……”

司马懿看不懂曹丕再说什么,他只想穿过这条河去见他,可是每当他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他便醒了。

夜之所梦,日之所思。

司马懿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他不能经常想到曹丕,他刻意控制着自己,直到与诸葛亮对峙,他才再也没有闲余的功夫去想那个梦和曹丕,很长一段时间司马懿都没做过梦。

虽然与诸葛亮对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还需要投注他全部的才智,但是司马懿也多多少少在享受一些事情。

现在他是抵抗诸葛亮北伐的领导者,全军上下无一人不按照司马懿的说法去做。司马懿也感受到了权力的价值,出征的日子也同样少不了打仗,身为挺帅上战场杀敌这让之前一直是文官的司马懿有些激动。

司马懿身为主帅却很少杀敌,他觉得这会脏了他的剑,他的剑也是曹丕送的,世人皆知曹丕喜铸剑,并铸了几把名剑。剑成之日,曹丕特意邀请司马懿去看,并送了司马懿其中一把剑。

那时的曹丕还野心勃勃地说,“今后仲达便用这把剑与朕一同踏平吴蜀可好?”应答下了

“好。”司马懿没放在心上随意应答着曹丕。

只可惜,剑仍在,志未遂,人已去。

司马懿轻轻抚了抚剑上的条纹,回忆起往昔,叹了口气。

“父亲是为何事所忧?”司马师刚进入帐篷就看见自己的父亲在叹气,“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累罢了。”司马懿收了剑走出营帐,看了看尚晴的天,自喃了几句话,“踏平吴蜀啊……乱世还要继续持续下去吗?”

司马懿肯承认自己喜欢曹丕的时候是在上方谷,看着漫天的大火,此时的天也接连着红色,就这样结束了吗……

司马懿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他还没有完成很多事情。

他还要替曹丕守护魏国,他还要完成那个曹丕失约的诺言去踏平吴蜀,结束乱世,他还不知道为什么曹丕在他的梦里会那样说。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还不能死在这里。曹丕……都是曹丕,现在的司马懿已经不再否认曹丕在他心里独特的地位了。

如果……这就是天命,如果我真的死在这里,让我去见你也好。我……还欠你一个回答。司马懿攥紧腰上佩戴的玉玦抬头笑了笑,如今我已经能亲口把答案告诉你了,等我。

一滴一滴的雨点从天上落下,沿着司马懿的脸颊一点一点落下,随着司马懿的眼泪一起。

是我命不绝此,还是……你在帮我,又或者是你不愿见我?

既然……我还活着,那我依旧会去替你完成你的抱负,你的理想,子桓。

“父亲……”司马师有些担忧地看着面前与自己商讨如何诛灭曹爽一族的父亲。父亲一生为魏臣,可若真的诛灭曹爽一族…怕是父亲日后再难逃专政掌权的骂名。

“师儿,我明白你的意思。”司马懿的双眼紧紧盯着洛阳城的地图。“哪怕日后会因此背负上骂名,我也绝不允许……魏国毁在曹爽这样的平庸之辈。”这曾是他的江山,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守护好它,无论会怎样。

抱歉,子桓,或许我让你失望了。可我……别无他法。

“孩儿明白了,父亲。”司马师明白了司马懿的想法,只要这个国家还是魏国,统治者还是姓曹,无论真正的掌权者是谁都行,只要能让魏国繁荣。只可惜……自己恐怕是无法实现自己的野心了,也罢,皇帝这一名号不要也罢。我只要站在权力的顶峰便够了。

嘉平三年

司马懿深知自己大限将至,现在的他已经明白了当年梦里曹丕的话。

再做梦的时候,每当司马懿想要把那个回答告诉他时,司马懿都会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们之间,隔的是阴阳啊。

终究是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司马懿想。

二十五年,能改变什么?如今早已物是人非,司马懿坐在榻上手握着当年曹丕给他的玉玦,吩咐着后事。

交代完后事,司马懿单独留下了司马师。

“师儿,你想要的什么我很清楚。如果你有能力那便自己去拿吧,答应为父一点,莫称帝。知道吗?”

“师明白,师答应父亲,不会称帝。”

“如此我就放心了,把这玉玦拿去吧,在首阳山阳面挖个坑埋了吧。”司马懿把玉玦放到司马师面前。

“这……父亲所为何意?”

“我已经没脸去见故人了,便用这玉玦报个消息罢。”

“……师知道了。”司马师拿过玉玦便出去了。

听说葬在山两面的人永不相见,不知这传言是真是假,可我却希望它是真的也希望它是假的。

我没脸见你,怕你怨我,可我又想见你,想亲口告诉你。

如今那个传说究竟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就先让我怀着一丝侥幸的心理罢,司马懿这样想着,闭上了双眼。
时间若是能停留在过去,那司马懿想将时间停留在那一年乞巧节,他盯着曹丕看他许愿那一幕。

耳畔边响起曹丕的愿望。

“愿有朝一日,与仲达云游天下四海为家。”

纵使是那人去世都不曾流泪的司马懿此时泪水不断。

——
改完依旧是烂尾。……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龙栖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