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栖临渊

曹丕姜维陆逊我永远爱他们。

丕懿。念。中

说好的发糖。
尽量在明晚更完。
(。・ω・。)ノ♡小伙伴们的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哦。
好了,话不多说,放文通宵打无双去。
——————

“子元,今天为父怎么没看见南阳?”司马懿一遍翻阅着兵书一边询问司马师自己的问题。

最近司马南阳天天缠在她爹身边,想要他带她出去,可惜司马懿并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有那种兴趣。他喜欢安静的地方,不喜欢热闹的地方,他觉得安静的地方有助于他思考事情。今天司马南阳竟然消停了一整天,这让司马懿比较吃惊,不过没人缠着自己总归是好事。

“南阳她啊……今天七巧节,出去了。”司马师站在父亲身后恭敬地回答道。

“今天是……七巧节了啊。 ”司马懿放下手中的书,若有所思道。去年七巧节的时候他还在外出征,如今又一年过去了啊。他至今还记得黄初某一年的七巧节是怎么过的。

那天曹丕偷偷翻墙进自己府里找到自己的时候,司马懿刚处理好公务,准备休息。

司马懿听见推门的声音下意识回头往门口看了一眼,曹丕正在拍他衣服上的灰尘。

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怎么也没人通报一声?司马懿满心的疑问。

“陛下,您这是......怎么也不见下人通报一声。”司马懿本着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的原则好心帮曹丕去拍衣服上的灰尘。

“这个啊,朕翻墙进来的,自然没有下人通报你。”

......司马懿突然想找人再把他府里的墙修的高一些。

“仲达,跟朕出去一趟吧。”曹丕满脸期待的看着司马懿。

司马懿原本是想拒绝的,处理一天的公务已经很累了,现在居然还要出去一趟。

可话到了嘴边却又被咽了回去。这绝不是因为看见了曹丕满脸的期待,只是因为曹丕是皇帝自己不能拒绝而已。司马懿自我辩解着。

“诺。”

“不过......仲达啊,咱们两个要翻墙走,要是让那些大臣们知道,朕这个月都别想消停了。”

.......曹子桓!这是我的府邸为什么我还要翻墙你不消停关我什么事啊。可惜司马懿的内心不满曹丕是不知道的,而司马懿碍于他皇帝的身份没有也拒绝。等到了街上司马懿才发现今天的街上比平时热闹了许多。

“仲达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与他并肩而行的曹丕转头看向他。

“恕臣愚钝,臣不知。”司马懿思考了几秒选择放弃,他一向对这些事情不关心,自然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仲达,今天是七巧节啊。”曹丕一脸嘲笑的看着他,“这么重大的事情你都不知道?”

七巧节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儿子都那么大了,自己也不是姑娘家去关注七巧节做什么?他又想起来了曹丕的《燕歌行》,“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他大魏的皇帝既然能写出妇人思夫的怨妇诗,那过个七巧节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司马懿永远在这方面不能和曹丕的想法站在同一根线上。他实在是想象不出,一个上过战场杀过敌的君主居然喜欢写怨妇诗。

“仲达,你在想什么?”曹丕看出了司马懿的走神,这让他很不满,微微皱眉看着司马懿。

司马懿看向曹丕,也猜出了他现在是在不满,看来路上要说点什么哄哄这个爱写怨妇诗的陛下,司马懿这么想的。

一路上曹丕和司马懿一边看街上两边商铺所售的东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曹丕突然停下了脚步,这让离他半步之远的司马懿感到很是疑惑。

“怎么了?”

“仲达,朕想放花灯。”曹丕伸手指着远处那些正值芳龄正在许愿放花灯的女子们。

两个大男人放花灯怎么想怎么都不对吧。

他还来不及劝曹丕,曹丕已经先他一步去买花灯了。

果然不出司马懿所料,曹丕手里拿回来的是两份,曹丕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喜欢拉他下水。

“仲达我们来放花灯许愿吧。”

“......好。”

司马懿把花灯放入水中,转身去看身旁的曹丕。曹丕正小心翼翼地把花灯放在水面上,那样的态度就好像在对待一件珍宝一样。司马懿看着曹丕虔诚的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许愿,当曹丕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司马懿一直盯着自己。

“仲达是不是觉得朕很帅?”

“臣只是在看水上的花灯而已。”司马懿随便编了个借口,他可不想承认自己是看曹丕的脸看着看着就走神了而已。

“仲达许的什么愿望?”

“陛下许的又是什么愿望?”

“这可是机密,说了就不灵了。”曹丕冲司马懿笑着眨了下眼睛。

“那臣也不能说。”其实司马懿是心虚的,他刚刚走神了哪里许了什么愿望。不过他倒是还真有个愿望,他希望生活就能一直这样下去。

平淡而充实,最重要的一点恐怕当时的司马懿自己都察觉不到,这样的生活有他。

他也很好奇曹丕的愿望,那么认真该不会是许了什么长命百岁?魏室永昌?

当他在几年后看见曹丕的《终制》时,他便知道了其实他看得比谁都开,他自己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清楚。

只可惜他永远也不知道当年曹丕许下的愿望,“愿有朝一日,与仲达云游天下四海为家。”

ps:七巧节又名乞巧节古代的七夕,源于传说女郎织女。具体的还请小伙伴们自己查。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龙栖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