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栖临渊

曹丕姜维陆逊我永远爱他们。

新春贺文【赛翁失马 焉知非福】二

最近一直在打无双存了两千字加上刚码的一千就发了上来。

正在他一边吃饭一边听卞夫人絮絮叨叨和他讲小时候的故事的时候,他无意间看见了倚在门上的医生,他们两个仅仅对视了三秒,医生就把头转了过去,曹丕刚想说话,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二哥————我来给你送饭了————”站在门口的医生被另一个穿着白大褂看上去也是一个医生的人扑了个满怀。
医生戴着口罩,看不出他的表情,不过曹丕估计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好玩。
“走走走,别在这闹,影响病人休息。”医生把他弟拎了出去,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门帮他们关上。
曹丕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低头看了看现在的饭菜,不得不说味道不错。
“子桓啊,妈前阵子答应了你爸要去国外找他,可你这样一个人…我不放心啊,我听说你和子龙…唉,你让我怎么放心的下啊,我走了谁照顾你啊。”卞夫人说了好一会,看曹丕吃完饭突然说到这里,卞夫人深深地叹了口气。
“妈,你别担心,这个医生看上去很负责任,你让他给我带个饭就行。别的事情我自己能来。”曹丕终于开了口和卞夫人说话。
卞夫人激动了好一会,“子桓说得对,这个医生的确是特别负责,而且医术也很高,在这所医院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好医生。妈一会就去跟他说说。”
曹丕笑了笑,“谢谢妈。”
这个时候曹丕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他大概已经猜到了是医生,这个时间是要去做检查的时候。
他从来不晚点,“到检查的时候了,现在可以吗?”
“医生啊,我有些事情想跟你商量商量,你看看有没有时间?”
“好,我们出去说吧,曹太太。”
曹丕看了看表,看见卞夫人一脸喜悦的回来就知道结果了,才三分钟就谈好了。
“走吧,去检查。”医生看了眼曹丕说。
“嗯。”
做完令人头疼的检查,曹丕觉得还是自己的病房好,条件好,病房都是单人的,他躺在床上接着拿起上午的《三国志》,他还不知道魏国后来的结局,他要把魏国的结局看完。
医生看他接着看那本《三国志》挑了挑眉,看不清口罩下的脸是何种想法。然后轻轻地离开关上门去工作。
曹丕看完三少帝纪的心情很复杂,开始他的心情是有愧于司马懿,让司马懿替他清理门户,他能想象得到如果没有正始之变魏国都会败在曹爽手上。接着看下去他的心情越来越复杂,他想过很多种魏国是如何灭亡的,但是他万万没想到魏国最后是被司马氏所亡。
“司马懿非人臣也,必欲汝家事。”起初父亲的教诲他是不信的,现在他信了又如何?不信又如何?事实就摆在自己面前。
不过…如今无论是魏还是晋都已经不存在了,早就随着时间的消逝留在了书里。
他欠了司马懿二十五年,司马懿欠了他一个天下。
这样也算是扯平了对吧?曹丕这么想着心情突然好了不少。

曹丕看完少帝纪想去看看司马懿传,可他翻遍了目录里的每一条都没看见司马懿传。
为什么他找不到司马懿传,虽然最后夺取魏室江山的的确是司马氏,但他清楚司马懿对于魏也同样是功不可没。
就在曹丕还带着疑惑不停地翻那本《三国志》的时候,站在一旁看着的医生皱了皱眉,“你在找什么?再这样书就被你翻坏了。”
曹丕停下自己的动作,挠了挠头“抱歉,我就想…找一个人。”
“谁?我帮你。”
“司马懿。”他抬头看着医生。
医生低头沉默了几秒,才抬头看着曹丕。“别翻了,《三国志》没有司马懿,你不可能翻得到。”
“为什么?!”曹丕用一种WTF的表情看着医生,他想不出为什么《三国志》里没有司马懿。
“因为,他在晋书里。他是以‘晋宣帝’的身份被人记载到晋书。”
曹丕用手抓紧了被角,他不敢相信,司马懿会被记载到另一本史书中,还是以一位皇帝的身份。
曹丕沉下气,缓缓的说道,“那你家有晋书吗?”
“有,我中午可以让我三弟带给你。你先休息吧,我还要工作。”医生头也不回的转身出去,留下曹丕一个人胡思乱想。
曹丕想了很多事情,想的他脑子很乱头更疼,除了等待《晋书》他什么都不想干。他本想见司马懿当面问他,“仲达,不是说好,要和丕一起共创一个天下吗?为什么?”,但是他知道篡位的并非司马懿本人,他也知道司马懿所做的那些做法,如果换做是他他也会那么做。他也想象得到司马懿的无奈,可是他还想听他一个解释。
他想问他,“仲达,你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吗?”
一开始就计划好,接近我,然后一点一点地谋取天下吗?

中午,医生真的把《晋史》递了过去。
“谢谢。”曹丕接过手里的书,道了谢,之前脑子里想的很多东西也都停止下来,这本书里真的会有他所想要的答案吗?
他不知道,但是他总归是要把司马懿的部分看完。
前面的经历曹丕自然知道,只不过看见笔下他人所写心境终归是不同。
有些事情,写得太过平淡。
曹丕自己心里清楚他是冒着多大的风险才把司马懿从曹操手里救出来,这不是一两句就能够写出来的。
看完之后,曹丕本来有很多想法,最后只归为一句,仲达害你替我守了二十五年的天下,辛苦了。
他说过换做是他会选择和司马懿一样的做法,宁可让自己背上专权的骂名,也不能让魏国毁在曹爽手里。
是司马懿救了魏国,魏晋本一家,晋统一天下就好比魏统一天下,司马氏的确比他的后代要会治理天下。只要结束这乱世,是魏是晋又何妨?
自己的心结终于解开,他或许能睡个安稳的觉了,曹丕闭上眼睛打算去会见周公。
他做了一个梦,车祸。
不是前几天他自己发生的车祸,而是几年前的一场车祸。
他当时还是个初中生,出车祸的人不是他,但是却是为了救他才会出车祸。那人当时手里正好拿着装有玻璃杯子的礼品盒,玻璃杯子碎了一地,他当时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能记得那人的手腕被玻璃碎片划伤的伤痕。出了很多血,他当时很害怕,路过的人都围了上去,接着警车和救护车便都来了。
他跑回了家他需要冷静冷静,毕竟他当时才15岁,深思过后,他决定去找那个人毕竟他是为了自己受伤的。
他到事故的现场,问还在围观的路人“那个受伤的人去了哪家医院?”“听别人说应该是第一医院吧。”匆匆道了谢,曹丕又打车去了第一医院。
他不知道那个人在哪个病房,他只能去问路过的护士。“请问,是不是有个出了车祸的人被送这里了?”“啊,是啊。就在302刚醒没多久你自己上去看看吧。”
当曹丕推开房门的时候,他的确看见了坐在床上的病人。
那个人告诉他他的名字是赵云。
当时的曹丕还不知道这是一场误会,他找错了人。

评论
热度 ( 9 )

© 龙栖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